【深海】逆光刺鸟22【完结章】

我想让他活一次
哪怕全世界的人都要为他牺牲

斡於兮:

#私设多到连爹妈都不认识#
#剧情主要走麻雀主线,但有糅合进黑狐的人物和内容。我尽量把故事说清楚。#


#一个坑如果拖的时间够长,就会发现人物的设定会不停在变。于是,你们现在看到的徐碧城,请代入迅哥儿的脸。#




视频1 【换了女主角的麻雀预告片】


视频2 徐碧城x唐山海 漆黑的海上


视频3 迅哥儿脸徐碧城的故事【严颂声x顾晓梦x唐山海】我死我生】 
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


22.


——陈深,我记得你也有一条银灰色的围巾吧。


——和唐队长那条一模一样的,你说是从日本带回来的那条。


陈深感觉眼皮有些沉重地耷拉下来,也许是这几日有些过于疲惫,又或者是李小男的声音太过温柔,他轻轻地躺倒在沙发上。


——陈深,你知道唐先生在哪里对不对?


——你也知道苏三省要去捉唐先生了对不对?


话题渐渐远离了他能控制的范围,陈深挣扎着想坐起来,却被李小男的手压了下来。她在他面前慢慢地蹲了下来,鲜红色的裙摆像花瓣一般落在地面上,泛出巨大的波浪。


——你打算去杀了苏三省,以确保唐先生的安全,我说的对不对?


“李、小男……”他勉力地开口,想说什么,却依旧被李小男打断了。


——你不应该做这么危险的事情。你在行动处那么久,该知道现在要杀苏三省有多难,尤其他刚被刺杀过的现在。


“但我必须去做,”陈深咳嗽了起来,“我已经放弃过他一次,我没有办法再放弃他第二次。哪怕他恨我。”


在这个时候,陈深已经可以确认那个人是谁,是唐山海,也是他曾经最爱的人。他们原本就是一个人,只是愚蠢的他一直不愿意去面对。


直到这个时候,他知道他已经无法再次看他爱的人去送死。


放弃一个人很容易,但之后带来的痛苦和心碎会伴随一生。陈深知道自己很自私,他已经品尝过一次,所以他并不愿意再次体会。


哪怕结果是让别的什么人替他体会。


“哪怕要付出我的生命,小男。”他摇着头说,“我爱他,小男。我爱他。”


——但如果你那么轻易地就把生命付之一炬,之前为你牺牲了的同志,余梅,宰相,还有碧城,又该怎么办?你的生命并不是你一个人的。你已经背负了太多人的生命,你必须要活下去,带着更多的情报,平安地回到延安去。


——你是那么爱他,就像他…也那么爱你一样。


陈深的眼睛渐渐地亮了起来,突然又像被吹熄的烛火一般瞬间暗了下去。


他伸出手想去抓住面前这个女孩子的手,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却被轻巧地躲开了。


李小男快速地站了起来,静静地看着陈深倒在沙发上。


她的脸上带着甜美的微笑,温柔而狡黠,那是陈深第一次看到李小男这样的表情。


让他想起了徐碧城。


是的,徐碧城。


他终于想起了两个女孩子无数次的相聚,突然就变成了手帕交,好到焦不离孟。互相传递着彼此的小秘密,都爱听周璇的唱片,偶尔还会在一起唱着歌,吵得他和唐山海只能避到楼下的厨房里。


陈深看着李小男在房间里转了一个圈,又一个圈,鲜红色的裙摆飞快地旋转着,像一朵美丽的花。


啊,是的,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,她就是这样。陈深感觉自己的意识快要飞散,在最后一刻,他看着李小男凑近到他面前,微笑着说,你好,麻雀同志,我是你的上级,医生。


我收集的情报都放在老地方,你记得要去找到。


碧城牺牲前找过我一次,她说她应该是回不来了,交代我一定要保证你和唐先生的安全。


我答应了她。


陈深,我说过,我爱你,只要是你想要做的事情,我都会帮你的。


还有,陈深。


李小男最后一次凑到他的面前,用手轻轻地摸着他快要睁不开的眼睛,又在上面落下了轻轻的一个吻。


我是宰相的妹妹。我煮的粥,是她教我的。但是安眠药,是我自己加的。


然后陈深就再没有意识了。


 


苏三省死在了他一直在追求的一个三流小明星的手里。


报纸上的报道只有豆腐干那么小的一块,跟之前苏三省带人剿灭军统站时候的大幅报道不能比。


陈深的手抖得像筛子一样。


他拿着报纸站在欧嘉路和沙泾路交界处的海报墙前,看着医生留给他的最后指令。


归零计划。


还有,允许收留军统人员。


他明白李小男的意思,这个美丽的女孩子无论是作为同志或是搭档,都是最完美的,甚至替他想到了唐山海的去处。


只是,已经没有那样的机会了。


 


他和唐山海见了最后一面。


在奔腾的黄浦江边。


他看着唐山海穿着彼此第一次见面时穿的那件手工大衣,却围着那条银灰色的围巾。


他依旧自称唐山海,陈深点着头,明白他拒绝了和他的相认。


方天翼已经死了,留在这个世界上的只会是唐山海。


无论是为了身死殉国的徐碧城的未婚夫,或者是为了保护麻雀而跳入陷阱的徐碧城,他都只会是唐山海。


两个人在黄昏的外白渡桥上站了许久,风声萧瑟在耳边,陈深有一种预感,这可能是他们之间的最后一次见面了。


但他应该知足了,不是吗?陈深想。


他从未想过还能再见到此生唯一爱过的人,那几乎已经是个奇迹。


虽然这场奇迹并不能延续长久,甚至还带走了那么多人的性命。


唐山海从大衣口袋中摸出了一只手表,一只熟悉的手表。


对,就是那只他从行刑者手中接过的属于方天翼的遗物的omega,后来又被唐山海偷偷拿走,虽然只是一块表盘玻璃碎裂的旧手表,却是属于他唯一的纪念品。


现在,表盘上的玻璃已经被完全地修好。


“我说过,拿走你一块表,会还你块更好的。”


唐山海的声音在风声的加持下显得有些模糊,又或者是泪水终于不失所望地落了下来,使得他的眼前也变得模糊一片。


他将手表紧紧地握在手中。


“你要去哪儿呢?”


他知道他是无法留住这个人的,数年前如此,现在依旧如此。


“谁知道呢?中国这么大,到哪里都能上战场。”


天色渐渐地黑了下来,冬日的黑夜总是来得如此迅速而突然,正当陈深以为这场最后的会面即将结束的时候,他听到唐山海叹了一口气,抬起头,声音瓮瓮地开口:


“陈深你知道吗,方天翼,他很爱你。”


“……我也很爱他。比他所能想象到最爱的程度,更爱他。”


唐山海终于笑了起来,笑了许久许久,久到陈深一度以为事情会有转机,直到听到他的下一句话。


“是吗?”唐山海喘着气说,“那真是太好了。只可惜,死去的人永远也听不到这句话了。”


远处人家养的鸽子成群结队地飞过,留下一片喧嚣,末了,陈深点了点头,说:


“你能听到,也是好的。”


唐山海的背影映入了黑暗中,初时还能看到零星的碎块,但渐渐越来越远,什么都看不到了。


陈深转回身又看着奔腾的江面,一入大海不复还的江水。他感觉自己的面孔是麻木的,也许是被冷风吹的,又也许是失望。


他就像一只在荆棘中蹒跚飞过的鸟,满身挂满了刺,却又被阳光刺痛了眼睛,偏离了方向。


 


也永远再找不到方向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【写在后面】


这是个写了个8,9个月的坑。
其实原本不该拖这么久的,但中途一度没有灵感,又住院开了一次刀,更加雪上加霜。


说真的,写完的现在再想想当初开坑时候的脑洞,已经差了十万八千里都不止了。
一开始只是因为剪视频而迸发的想法,写着写着,小白兔一般的徐碧城变成了迅哥儿,而又多了师座设定的徐碧城的未婚夫,这一切都是边写边剪视频多出的脑洞,我觉得挺好。
至少这个徐碧城,我真的很喜欢。比原剧里的小黄鸭好了一百万倍。啊,这个小男我也喜欢,虽然也还是恋爱脑了一点。


原来的脑洞里,糖堆最后还是死了的,他把这一切都当作是对陈深的复仇游戏,最终归结到在牢中的最后一句,陈深,你赢了。
我第一次剪的逆光刺鸟的视频的结尾就是这个意思。
不过时间过去了那么久,想法也已经改变了。
最主要,我把那个视频都删掉了www~
也想让糖堆活一次呢,哪怕全世界的人都要为他而牺牲。
差不多就是抱着这个想法吧。


无论深海多冷,我总还是喜欢的。
也爱你们=v=~ღ( ´・ᴗ・` )比心

评论
热度 ( 71 )
  1. 从今以后再也不是了斡於兮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我想让他活一次 哪怕全世界的人都要为他牺牲

© 从今以后再也不是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