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古代架空/原创攻X唐山海(生子慎入)】 海清河晏 第五十二章

我唐是超凡绝伦的人中龙凤!!!

慕慕沐苍越:

我真的是剧情党,真的真的真的!!!!




=====什么都不是的分割线=====




唐山海搬到去行宫避暑已有月余,常戎心里念想着却未能相见,总觉得有小虫子挠心。本想要过去住几天,奈何这边政事缠身,总抽不出空闲来。幸好唐山海时有书信送来,内里不乏甜言问候,也算暖心止痒。


前些天常戎命人送去密信,言及袁集之事,道是袁集在朝廷中枢安插势力,朝堂之上,过半官员以他马首是瞻。常戎晓得这已是触及天子权威,奈何他经验不足,又不能不顾袁集在军中的势力把他强行拔除,甚是苦恼。


唐山海心想总算是明白这帝皇与统帅之别,如此一来,袁集是触到了常戎的逆鳞了。唐山海拟好了回信,常戎跟着信中所言,在唐山海家中找到了那些旧朝时未有送出的奏折。常戎大喜,没想到唐山海过去为文昭所想,如今竟能为他所用。惊叹唐山海远见同时,也不得不感谢老天爷恩赐的缘分。


常戎按着唐山海所拟,再开恩科的同时,广开言门,邀请民间学术泰斗举荐自己的得意门生进京,美其名曰论道,实为提拔可用之才。


新开的恩科不再由袁集把持。常戎亲自备了厚礼,上门拜访请来几位退隐多年的老臣,出任本次的恩科。那几位老人本不愿应允,然而天子亲临礼贤下士,又许诺保天下太平,加之这几年朝政平顺,百姓生活渐好,几位老大人也不再坚持。


幸得他们相助,这次恩科所提拔之人,多是勤勉清白人家,都望着要为国为民、一展抱负。常戎把这些人派在三省六部,说是助理日常事务,实为分散权力。


朝堂上看似还是袁集一言堂,可事情落到了六部,袁集的门生在人数上占不了优势,渐渐拿不住话语权。


袁集并非全然不觉常戎对自己已经起了疑心,他步步为营,慎防自己出一点纰漏。然而天不从人愿,他的门人甚多,哪是全都能管得过来。这天工部尚书匆匆前来拜访,说下面的人贪了南水河工事的钱,被人捅到了御史台了!


袁集一听大惊!


这南水河连年水患,好不容易缓和了一下,那是常戎最为紧张的工程。如今不但是贪污,贪的还是南水河工程的钱,这哪里是抚了常戎的逆鳞,这分明是拔了天子的龙须!


“混账!我不是已经说过别在这个时候动这些小动作的吗!贪也就算了,还贪的南水;贪了南水也就罢了,还被人揪出来了?!”袁集大怒,拧起手边青瓷杯子直砸在黄尚书脚步,吓得黄尚书退缩了好几步。袁集冲着工部尚书一通骂,脸色变了又变。


“下官也不知道吕侍郎会如此糊涂呀!”黄尚书年过半百,本还健朗,可这事一出,他硬生生被吓出了半头白发。“下官见他平素办事稳健,才把工程款项交与他管理,没想到他竟然会打这些歪主意。丞相大人,如今事情已败露了,我们该如何是好啊。这吕侍郎,可是你我保着他上去的呀。”


“他是如何败露的?”袁集定了一下心神,想着这吕侍郎贪渎的钱款不算巨款,而且事情倒也周密,到底是如何被发现的?


“听说是在青楼养了个小情人,想要给那女子赎身的时候,那银子上有南水专款的印戳。老鸨认出来那些字样,马上就去府衙报官了!”


“吕大人是工部侍郎,那老鸨就不怕得罪了他?”


“相爷,陛下是下过圣旨的,贪渎一经定罪那就是死罪啊!老鸨还怕一个死人来报复不成?”


“吕侍郎是何时与那个妓女好上的?”


“就这春节前后吧……”黄尚书也不是十分确定。


袁集没说话,他回想着春节前后至今京城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,想要理出个头绪来。虽然没有实质的证据,但袁集总觉得这事里有蹊跷。


黄尚书与吕侍郎母亲的娘家有点渊源,他跪着求袁集务必要报下吕侍郎,可袁集却没有保人的意思。区区一个工部侍郎,贪了百姓保命的钱还想要活命?他袁集尚没有蠢到为了一个下级官员去得罪天子。见袁集不置可否,黄尚书明白自己这个世侄是保不住了。他哭哭啼啼离开,袁集也不过是命人给他备了轿子罢了。


这种犯天下之大不韪的事,不沾手才是最聪明的。工部侍郎的位置可以找别的人代替,可要是失了圣心,那才是最致命的。袁集心里也清楚常戎已经对他不若过往那般言听计从,他与常戎之间已然成了一个拉锯,他决不能为了一个小官,葬送了自己多年努力得到的权位!


 


常戎看了大理寺呈交的吕侍郎贪渎案件的奏折,其中罪证确凿,丝毫不由得吕侍郎有辩解的余地。他隐约觉得这当中定有他不知晓的环节,却不成想吕侍郎的事不过是唐山海计划下的一环,更没想到那青楼就是唐山海使人秘密开设的一个据点,一切都不过是一个套。


常戎乘着这事为由,调查撤换重组了工部,把袁集的人几乎都挤了出去。原来的黄尚书因为疏忽对下属的管教,贬为侍郎,在新的尚书到任以前,工部的事情由几位侍郎共同议定。


 


这事传到唐山海耳边,唐山海也就笑笑——那是早能预料的结果。早在他决心要扫除一切绊脚石的时候,他便决定第一个要解决的人,便是袁集。


他利用常戎给他的赏赐,让律秀在江湖上找来三教九流的人,青楼妓院、乐馆戏台、茶馆客栈,处处都有唐山海的眼线。从什么人入手,如何入手,他都能调查的一清二楚。这次吕侍郎出事,自然也是唐山海给挖的坑。


律秀的信中还提到常戎想要按照唐山海所拟定的方案改革税制,可中间遇到的问题,常戎尚不能妥善处置。唐山海默默看着,心道不需几天,常戎的信又要过来了。


至于军方的事宜,常戎在上次检阅后也没有再提起。约莫是被唐山海言中,目前朝廷还没有足够的军饷去攻打西陲。


唐山海刚把律秀的信烧了,常怡便来了。小娃儿正是长个子的时候,半年不到便长高了半个头。


“父亲!”常怡跑着进来,一下就趴在父亲的腿上。随后文先也走了进来,在边上站着,也不说话。


唐山海把孩子抱稳了,笑着问道:“何事这般高兴?”


“今天恒叔叔教孩儿舞剑了,父亲您看!”说罢,常怡把手中一把小木剑递到了唐山海面前。唐山海接过来端详了一番,木剑就着常怡的身材做的,造工细腻,没有一丝木刺,那剑格上还雕刻了一个小小的虎头,很是可爱。


“这是你做的?”唐山海抬头问,文先微微颔首,算是答应。“做得真好,谢谢你了。”


“先生言重了,不过是一个小玩意罢了。”


“没想到你还有这手艺。”


“小时候没事学的,想给喜欢的人做点小东西,可惜那人不需要。”文先淡然说着,不见波澜。


“现在不找到了需要的人了吗。”说罢,唐山海又与常怡问道:“怡儿,你喜欢恒叔叔教你练武吗?”


“喜欢!”


“那以后让恒叔叔当你的老师好不好?”


“好!”孩子想着以后都能有这好玩的小东西,没理会练武的意思就一口答应了。


“恒卫护,你呢?当怡儿的老师,你愿意吗?”唐山海浅笑着,明知故问。


tbc

评论
热度 ( 45 )
  1. 从今以后再也不是了精分的无情情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我唐是超凡绝伦的人中龙凤!!!

© 从今以后再也不是了 | Powered by LOFTER